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心理资讯

微镜头:过年期间无处不在的“硝烟战争”

微镜头:过年期间无处不在的“硝烟战争”(图1)

  还真把过年当成享受生活了,当成向岁月献礼了,别傻了,有数据统计,没有比过年更折磨人的了,钞票消耗(移动支付的出现更加重了这种情况),精力时间消耗,情感消耗,生命力消耗……

  于是,你会惊人的发现——过了个年,身体胖了好几斤,灵魂却瘦了好几圈。才少拿着觉察显微镜,帮你历数一下:

  第一战场:催婚PK反催婚

  我的来访者——年轻的小姑娘萌萌芳龄24,但在家人们的眼中也是个老大不小的老姑娘了,焦虑就这样一步步蔓延,悄无声息的侵蚀心灵,导致萌萌自己都说自己是“中年少女”了。春节回家,亲友聚餐时,二姑就问:萌萌呀,打算啥时候结婚呢?

  萌萌:姑妈,我还没谈对象呢。

  二姑:哎呀呀,我的孩子啊,我家萌萌那么漂亮优秀,姑妈给你介绍一个,你哪天有空呢?小伙子也挺不错的……

  萌萌:姑妈,我刚和前男友分手,难过,不想谈。

  二姑:你说原来那XX呀,我早就说过他不行,看姑妈介绍的这个……

  萌萌有些无语,说自己胃疼出去熬点姜糖水,才得以解脱。

  类似的经历不知在多少家庭中上演,甚至导致年轻人不敢回家,或实在不行租个男友(女友)回家,新旧观念在交织纠缠斗争。新生代终究会替代老一辈登上历史舞台。

  咨询过后,萌萌有了新的感念:我会念着长辈们的好,心怀感恩,过好自己的生活,毕竟自己的鞋子只有自己穿着才知道合不合适。温柔以待他们的热情,甄别吸收,坚定理智的走自己的路。看来咨询没有白做。

  谁说九零后不成熟?

  第二战场:客套PK自由

  阿鹏过年和父母去外地的大姨家走亲戚,一年相聚一次,大姨和姨夫显得特别的亲切热情,席间让酒让菜,热情的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吃吃吃,夹这个菜,这个菜!”,“快吃快吃!”阿鹏刚放下筷子,大姨和姨夫的让菜又来了,让他觉得很别扭。而且细心的阿鹏发现好像这让菜也有讲究,一轮酒一阵让菜。这叫酒主攻,菜副攻,莫让串亲一场空。写到这里,我很想用微信里的那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阿鹏跟我讲,其实他很想好好吃好好喝的,结果这么一阵热火朝天的让酒让菜,倒让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越让吃的越少。回来后告诉我他没有吃饱,看着满满一大桌菜,吃了不到一半蛮浪费的。阿鹏的收入相当不错,但看到这些也会觉得很可惜。

  他觉得自然自由的环境最惬意舒心,随便吃,随心聊,最能走心的沟通交流,而这种刻意用力的让法反而让他觉得有距离有隔阂有压力(当然它的作用也是有缓解多日不见的生疏和尴尬吧)。主家做的饭菜他会尽心尽情的吃,以彰显对主家的尊重;他自己招待客人也是看着客人都高兴的吃吧干净,心里就很舒服很满足很有价值感。

  有的时候,让的太强烈,显得有些牵强,关系有些疏远了。

  第三战场:沟通交流PK情感阻断

  对于从小听着《世上只有妈妈好》长大的孩子们,现在已经是中青年,不知现在和妈妈们的关系怎么样了呢?有些东西能触动人们心底的情感,比如歌,那么听过之后呢?

  海婷说自己和母亲的感情很好,这是外在的外显的说法,沉下心来深入谈心时,她说总觉得和母亲有一种隔阂,隔着什么东西说不上来,想爱却不尽能,想亲近却做不到的那种感受,高老师你能理解吗?是啊,这种感受很多人有,我说。

  比如,在看电视看到感人的情境时,她会流泪,但母亲在,她不好意思,怕被她看到。

  她流泪了,母亲在旁边也感动了,就这样两人毫无瓜葛的各自默默的忧伤感叹,老尴尬了。

  想和爸爸谈谈心,但不知如何开口,说出来的又成了少抽点烟,少喝点酒,多运动运动,总感觉就是走不进对方心里去。

  其实我听了是很心疼的,我们会在最亲密的人面前表达我们的情感情绪,如果这个做不了,那我们跟亲人的情感阻断有多深啊,尽管她也不想这样,那么是什么阻断了她和母亲的情感链接呢?母亲在她小时候是怎样跟她互动的呢?又是怎样的冷落或回应的缺失让她都哪怕极度渴求也不好意思向最亲近的母亲表达自己的情感呢?

  这也就是心理学作用于亲子关系的重要性,别再让你老了你的孩子都不会表达对你的情感了。

  那种压抑的痛苦折磨了不止一代人。

  第四战场:同学聚会PK集体演戏

  同学聚会一年一个味道,今年的味道更让人觉得没意思。这是跃哥的原话。他的话语今年显得有些沧桑沉重,他说你看我的皱纹。我说那个激情跃动的你哪里去了?他指指太阳,交给岁月了。

  我像听书一样搬好小板凳睁大眼睛认真的听这位口才极好的老朋友讲述他的同学年会:

  阿伟还是有激情干劲的,席间低调的说自己在公司的业绩已经达到了三千万,跃哥疑惑的看着旁边的老幺,真的么?老幺把头压低了贴近他的耳旁说:真的,民间借贷,钱都放出去了,盈不盈利咱就不知道了。我X,牛B还能这个吹法。跃哥一个感慨。

  还是阿龙把话题转移了回来,谈到了经济、政策、股市,又谈到了交通,堵啊堵啊堵,兄弟们喝啊喝啊喝,这不哥们刚换了辆路虎,阿龙把嗓门无意识的提高了,怕同学们没有听到。我以为你打车来的呢,那你咋开回去呢?不能酒驾啊。不用管了兄弟,等会我把我秘书叫来就行。跃哥又扭头看看老幺,老幺默契的贴近他小声说:就是前几年帮他开货车拉货的那个表弟啊。噢,原来这样,跃哥点点头。

  顿然觉得席间满满的正能量,几年没参加,看来同学们都混得不错,自己这年入刚过百万的还是不要讲话的好。有人问他:跃哥,你那国际贸易公司咋样啊?呵呵,一般般啦,刚起步,拿能跟你么比啊!跃哥说我当时真的不想多说话,有点憋屈压抑。

  正能量的场还没暖够,就有人说到现实,就像让人从天上回到人间一样。孩子上学的问题,老人就医的问题,某某同学家拆迁的问题,很多人又开始发牢骚、抱怨……

  跃哥酒真没喝多,但有些醉了,总结出今年的同学聚会如果用三个词来形容就是——吹牛、装逼和扯淡。

  他默默的走出饭店,看到老薛在树旁边吐酒,这是当年比较谈得来的哥们,就快速的走过去,拍拍他的背。老薛怔了一下,扭过头来,稳了稳神,醉意犹存但双眼有神的凝视着他,跃哥感到终于可以跟老哥们说句知心话啦,没等他说话,老薛开口了:跃哥,你特么牛B了,你装什么装,聚餐时就特么你不说话,摆架子么,哥们后天晚上单独请你,记住,单独请你,再接着喝!你来不来,快说,来不来?!

  跃哥刚刚有了温度的心一下子又凉了,当年的情意哪里去了?他把醉醺醺的老薛送走,就决定:以后的同学聚会还是不来了。

  哎,如果实在想聚,就约三五个知己好友,多了的话,难免吹、装、扯,各种演戏……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