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新闻百科

自然散步 | 在海口淡水湿地调查蜻蜓

今年四月,我去了一趟海南,第一个目的地是海口。上一次来海口还是十年前,当时由嘉道理野生动物保护项目的海南区负责人卢刚老师带着,去了鹦哥岭几个生境较好的保护地考察。只是那时气温不高,动物也少,一直心念念再来一次。
这次来海口,卢刚老师已经辞去嘉道理的工作,创办了海口畓榃湿地研究所,致力于湿地保护和湿地的可持续利用。畓榃念“多谈”,“畓”意为水田,“榃”意为水塘,两个字有林有水有田,正是湿地生态系统里包含的一些要素。
卢刚老师是广东人,从上大学开始到海南,至今已经在海南待了近30年。这30年里,他几乎走遍了这里的湿地和山岭,一直在做自然观察、记录和保护工作。我一直很敬佩卢刚老师,所以当他问我要不要和他的团队一起去海口美舍河的几个湿地调查蜻蜓时,我毫不犹豫答应了。次日一早,我便跟随卢刚老师,还有研究所的周志琴、李乐一起去了调查点。

美舍河凤翔湿地公园 本文图片均为 三蝶纪 摄

美舍河凤翔湿地公园 

在湿地公园现场查阅蜻蜓参考书

在湿地公园现场查阅蜻蜓参考书

美舍河凤翔湿地公园
我们的第一站是美舍河凤翔湿地公园。美舍河是海口市的“母亲河”,全长23.8公里,横贯海口南北。
在过去,随着城市经济的迅速发展,乱排的污水污染了美舍河,使得美舍河的水质逐渐恶化,发黑发臭,美丽的母亲河变成了令人厌弃的臭水沟。
2015年至今,海口市开始痛下决心整治美舍河,除了严格管理排污,还做了很多生态修复工作,引种了水生植物,提高河流的自净能力。而今美舍河已经消除了黑臭,水质达到五类水标准,沿岸的湿地在2019年通过国家林草局验收,正式成为国家湿地公园。
凤翔湿地公园,就是美舍河国家湿地公园其中的一段。我眼前的凤翔湿地公园清爽干净,绿茵冉冉,有很多市民在这边休闲散步。

美舍河凤翔湿地公园

美舍河凤翔湿地公园

4月的海南已经是热浪滚滚,好处是气温高蜻蜓也会更多。在湿地公园的水生植物里,只要静静地观察一会,就会发现里面藏着很多小昆虫,还有蜘蛛在其间布网,等待猎物上钩。
我们此行的目的是调查蜻蜓,注意力还是集中在蜻蜓目的昆虫上,包括大个头的蜻类和蜓类,还有俗称豆娘的、小而细的蟌类。
在开紫花的梭鱼草上,最多的种类是杯斑小蟌。
杯斑小蟌是一种分布很广的小型蜻蜓,体长只有2厘米左右,有几种不同的色型,部分雌性个体颜色呈鲜嫩的桃红色。“杯斑小蟌1只……杯斑小蟌再加1……杯斑小蟌再加2……”卢刚老师一边看一边数,志琴一边听一边拿笔记录。

凤翔湿地公园蜻蜓调查记录

凤翔湿地公园蜻蜓调查记录

杯斑小蟌

杯斑小蟌

再往前走,经过一片睡莲成簇开放的池塘,睡莲间有好多只褐斑异痣蟌,有些单独停歇,有些正在交配,交配姿势很特别。雄性褐斑异痣蟌用抱握器抓住雌性的头部后方或前胸,雌雄交接构成一个“心”形,这是蜻蜓目特有的姿势。
睡莲池的褐斑异痣蟌不仅数量多,密度也很高,同一朵花上都能看到三对正在交配的。繁殖意味着昆虫愿意在此定居,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湿地公园的治理成果。

睡莲池

睡莲池

褐斑异痣蟌(雌雄交配)

褐斑异痣蟌(雌雄交配)

褐斑异痣蟌(雌雄交配)

褐斑异痣蟌(雌雄交配)

再往前走,看见了一大片青翠挺立的莎草。站定了一看,发现莎草丛里面有好多只红蜻,奇怪的是,绝大多数都是雌性。
蜻蜓这种生物,很多种类雌雄长得不一样。拿红蜻来举例,雄性红蜻是红色的,雌性红蜻却是黄色的。在这里,我们数了数,有40只以上的雌性红蜻。很奇怪它们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这片莎草,也许是因为这里的环境适合栖身和觅食。

莎草丛

莎草丛

红蜻(雌)

红蜻(雌)

我们在这里还记录到了蓝额疏脉蜻、纹蓝小蜻和锥腹蜻。
蜻蜓里近似种非常多,很容易认错。为了辨识种类,李乐打开了随身携带的《蜻蟌之地:海南蜻蜓图鉴》仔细对比,确认了这些调查到的种类。

蓝额疏脉蜻

蓝额疏脉蜻

纹蓝小蜻

纹蓝小蜻

锥腹蜻

锥腹蜻

斑丽翅蜻,又被称为“彩裳蜻蜓”,翅膀呈琥珀色与黄色夹杂,泛着彩色的光,颜值极高。它们常飞在天空高处,难以仔细观察。

 斑丽翅蜻 

 斑丽翅蜻 

在水边,黄黑相间的霸王叶春蜓在水边盘旋着又回到原处,这种蜻蜓习性凶猛,视力好又机警,飞行速度快,领地意识强。

霸王叶春蜓

霸王叶春蜓

坡崖村
湿地公园调查完,我们又去往了下一个点——坡崖村。坡崖村位于美舍河的中游,有大片的水田,一眼望去绿得耀眼。田边有红色的寺庙,映和着蓝天绿树,倒也挺耐看。

坡崖村

坡崖村

坡崖村

坡崖村

在坡崖村,围墙和围田用的石头都是天然的火山石,甚至有些村落盖房子也用火山石。这些火山石上面有很多蜂窝状的孔洞,是岩浆冷却时气泡向上流动形成的,外观很有特色。

火山石

火山石

体型瘦长的狭腹灰蜻是坡崖村数量最多的种类,池塘边尤其多。沿着池塘走向水田,看风把植物叶子吹起一层层深浅不一的波浪,像油画一样好看。
风又吹起时,我们在草叶间看到一只若隐若现的蜓。它弯曲着身体,将腹部贴在植物茎上。等风把前面遮挡的叶子吹到一边时,我们才得以拍下它的侧身照。这只眼睛碧绿的蜻蜓叫作碧翠蜓,弯起身子的动作是在产卵,所以这是一只雌性个体。

水田

水田

碧翠蜓

碧翠蜓

玉龙泉
从坡崖村离开后,我们就赶往了本次调查的最后一个点——位于美舍河上游的玉龙泉。玉龙泉的河床上堆积着大大小小的火山石。火山石上停着一些红胭蜻和赤褐灰蜻,近水的植物上则有晓褐蜻立在上面。

玉龙泉

玉龙泉

玉龙泉

玉龙泉

赤褐灰蜻

赤褐灰蜻

晓褐蜻

晓褐蜻

红胭蜻

红胭蜻

在岸边的水生植物上发现了黄狭扇蟌和乌微桥原蟌,这两种蟌在之前两个样点都没见到。
这对黄狭扇蟌刚刚交配完,雄性还夹着雌性不肯走,以保证留下自己的后代,雌性弓起腹部在植物茎上产卵,产完卵雄性就会离开。乌微桥原蟌正在交配,这种乌黑细长瘦小的豆娘在玉龙泉数量特别多,喜欢在流水旁边悬停飞行。

黄狭扇蟌

黄狭扇蟌

乌微桥原蟌

乌微桥原蟌

在层层碧波中挺立着一种开白花的水生植物,叶子宽大呈心形。他们和我介绍说,这就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水菜花。

水菜花

水菜花

水菜花

水菜花

水菜花和网上广为传播的海菜花同属于水鳖科水车前属,算是同门的近亲。海菜花在广东、广西、海南、贵州、四川、云南都有分布。但是水菜花只分布于海南,且目前仅分布于海南省的海口和文昌,据说文昌都已经很少见了。
对于这种分布狭窄,又依赖于淡水环境的植物来说,及时保护非常重要。否则,一旦栖息地污染、消失,仅存的水菜花就面临灭绝的危险。

湿地的未来
想到海口,大家的第一反应是海。实际上,海口的淡水资源非常丰富,除了有丰富的河流,还有全岛最大的天然地下水库。
蜻蜓是一种水生昆虫,幼期生活在淡水中,成虫后才羽化上岸,如果水质差,能耐受污染的蜻蜓种类会非常少。还有些种类对水质要求特别高。因而通过调查蜻蜓的种类和数量,可以为淡水环境水质评估提供重要的参考依据。监测的时间越长,数据越多,越能反映环境的变化。
在过去,受制于经济压力和见识,人们对土地资源盲目开发,造成严重的环境破坏。而今,更多的城市决策者和建设者开始转变思路,以保护代替开发,以生态旅游代替工厂,兼顾经济发展和环境。在湿地资源的保护和利用上,这个转变尤为突出。
湿地被誉为“地球之肾”,具有良好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是重要的自然资源。如果过度开发、肆无忌惮地利用湿地,城市的热岛效应会更明显,水源地水质会下降,汛期带来的自然灾害会急剧增多,加之水污染,将会给人类生存环境和健康带来极大威胁,不得不花更大的代价去治理。
如果将湿地保护起来,可以涵养水源,丰富生物多样性,为人们提供生态旅游和自然教育的好去处,同时还兼有科研价值,一举多得。2018年10月25日,在迪拜举行的《湿地公约》第十三届缔约方大会全体会议上,海口获得了全球首批的国际湿地城市称号,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现在的海口已经规划建成更多的湿地保护区和湿地公园,加之还有这么多热心于湿地研究和保护的NGO一起努力,将会有更多的湿地资源得到修复和保护,重新发挥它们真正的生态价值,为城市撑起绿色的保护伞。

免责声明:凡标注转载/编译字样内容并非本站原创,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收缩
中育普德心理设备厂家